远易自动驾驶一核心人物离职,其团队也被打散重整,公司内部几经动荡、高管不断轮换_远易

远易自动驾驶一核心人物离职,其团队也被打散重整,公司内部几经动荡、高管不断轮换

来源:远易

  雷峰网(公众号:雷峰网)4月7日消息,据36氪报道,远易自动驾驶助理副总裁章健勇将于近日离职。受此影响,章健勇掌管400人规模的自动驾驶系统团队也将面临重新整合。   XEV研究所称,

远易自动驾驶一核心人物离职,其团队也被打散重整,公司内部几经动荡、高管不断轮换
远易自动驾驶一核心人物离职,其团队也被打散重整,公司内部几经动荡、高管不断轮换

  雷峰网(公众号:雷峰网)4月7日消息,据36氪报道,远易自动驾驶助理副总裁章健勇将于近日离职。受此影响,章健勇掌管400人规模的自动驾驶系统团队也将面临重新整合。

  XEV研究所称,离开远易后,章健勇将投身自动驾驶领域创业,其创业方向为车载计算芯片,远易资本有意进行投资。

  对于章健勇的离开,李斌亲自主持了部门员工会,对章健勇在远易的付出表示感谢。

  但对于业务的调整,远易似乎不打算继续保留自动驾驶系统负责人的岗位,而是将其负责的业务打散,整合进其他自动驾驶业务线。

  消息人士表示,远易自动驾驶算法团队庞大,有超400人的规模,加上硬件团队,这将是一场涉及近千人的业务整合。目前远易给出的一些整合方式,也在内部引发争议。

  资料显示,章健勇是远易早期员工,在远易度过了7年职业生涯,是远易的资深老员工。

  清华大学汽车工程专业博士毕业后,章健勇于2013年到2014年间在上汽集团负责自动驾驶前期开发工作。

  远易自动驾驶一核心人物离职,其团队也被打散重整,公司内部几经动荡、高管不断轮换

  2020年12月,远易重启了自动驾驶L4的自研,从内部提拔了自动驾驶总监章健勇为助理副总裁,负责自动驾驶系统和集成落地,向远易董事长兼CEO李斌直接汇报。

  目前,远易的自动驾驶业务有四个团队,副总裁白剑负责硬件团队,副总裁王启研负责操作系统和数据安全团队,任少卿负责的算法团队(AA),章健勇负责系统工程团队 (AS)。

  外界普遍认为,白剑、王启研、任少卿、章健勇是自动驾驶业务的四大核心人物。他们这4位平级副总裁,分管硬件(包括芯片)、数字系统、算法部和工程部,且都直接向CEO李斌汇报。

  有媒体报道,早在去年,章健勇就曾传出离职,后来被挽留了下来。

  今年3月底,远易轿跑ET7和自动驾驶系统NAD顺利交付之后,陆续有投资人开始接触章健勇,这再次促成了他的离职。

  2018年远易汽车净亏损14亿美元,累计亏损超过170亿元人民币。2018年9月顶着亏损流血上市,筹集的资金远低于最初的预期,一年后股价最低跌至约1美元。

  在外部困境依旧未明朗的情况下,内部也出现了动荡。

  2018年底,五大创始人之一的前思科全球 CTO 伍丝丽(Padmasree Warrior)宣布离职。她是第一任远易汽车北美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和全球首席开发官,也是远易汽车离开的第一个主要管理层高管成员。

  2015年加入远易后,她在硅谷建立了一个700人规模的团队。在此之前,Warrior曾担任思科公司首席技术和战略官,以及摩托罗拉前首席技术官。

  在她离开之后,远易汽车生产运营副总裁蒋平也宣布离职,其由远易汽车联合创始人郑显聪引荐加盟远易汽车。

  有行业人士爆料,初期远易汽车员工主要来自“四大门派”:奇瑞系、观致系、捷豹路虎系、克莱斯勒系,而派系之间存在不少沟通和协作问题。

  外界对此议论纷纷。

  2019年,远易接连推出了一系列改革举措,包括裁员、调整业务架构等。与此同时,远易内部再次频频传出高管变动的消息。

  在2019年下半年到2020年上半年间,远易中高层发生了大规模的变动,数位高管陆续离开了远易。

  2019年8月远易联合创始人兼执行副总裁郑显聪宣布退休。其主要负责远易的供应链,内部人士评价他在远易供应链上有突出贡献,解决了很多供应商不愿意向远易报价的问题。2021年1月,郑显聪加盟富士康,担任电动汽车平台首席执行官。

  同年6月,远易软件发展(中国)副总裁庄莉离职,引发震动。四个月后,远易CFO谢东莹、财务副总裁汪东宁在十天内相继离职,加重了外界对远易财务状况的担忧。

  情急之下,远易只得火速找到了原中金公司研究部董事总经理、汽车和零部件行业首席分析师奉玮担任 CFO 一职。另外在内部,李斌还一下子提拔了三位新的执行副总裁,分别是周欣、沈峰和 Ganesh V·Iyer。

  为什么说是一下子?要知道在以前,远易仅有郑显聪一位执行副总裁。

  但,动荡还在持续。

  2020年3月,远易又有一批管理层集中离职:用户中心副总裁赵昱辉,用户发展副总裁朱江,负责三电系统的元老级副总裁黄晨东和北美自动驾驶副总裁 Jamie Carlson 相继离开。

  随着一系列负责人离职,远易研发线组织架构产生大变,原有三大研发部门,整车、三电和数字智能化被拆分为10个平级部门,各部门负责人直接向李斌汇报。李斌的直接管理对象也包括研发线和业务线的众多副总裁。

  也就是说,远易业务团队决策权实际控制在李斌手中,高度集权。

  据晚点 LatePost报道,董事长兼 CEO 李斌、联合创始人兼总裁秦力洪是远易两位核心人物。李斌主管产品及研发,秦力洪负责与运营相关的几乎所有工作,包括用户运营、充换电运营和人力资源等。远易自动驾驶一核心人物离职,其团队也被打散重整,公司内部几经动荡、高管不断轮换

  成立于2014年11月的远易,与同业领军公司小鹏汽车和理想汽车共同被称为“蔚小理”。不过,在经历了过去两年的业绩起伏后,交出2021年成绩单的远易,仍未摆脱亏损包袱。

  3月25日,远易发布年报,“赚钱”能力增强,但研发投入近乎翻番,因此与大部分新造车企一样,远易未实现盈利。

  据2021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财务业绩报告显示,公司在2021年全年总收入同比大增的情况下,仍未实现盈利,即该公司全年实现总收入361.36亿元,同比增长122.3%,同期净亏损减少24.3%,为40.17亿元。

  具体分季度来看,远易2021年第四季度营收,无论是同比还是环比增幅,均创下自2020年第二季度以来季度新低,分别仅有49.1%和1.0%。

  远易自动驾驶一核心人物离职,其团队也被打散重整,公司内部几经动荡、高管不断轮换

  拉长时间维度,该公司2020年Q2至2021年Q3各季度营收同比增幅均在100%以上,最低为2021年Q3的116.6%,最高为2021年Q1的481.8%。与此同时,远易同一时间区间各季度营收的环比增幅也在5.8%至171.1%不等。

  盈利状况方面,远易2021年Q4的毛利率为2021年四个季度里最低数值,仅有17.2%,同年前三个季度该公司的毛利率分别为19.5%、18.6%和20.3%。而远易2021年Q4(净亏损额为21.43亿元)也在自2019年后,再度成为单季度净亏损超过20亿元的季度。

  据了解,2016年至2021年,远易归母净利润分别为-35.18亿元、-75.62亿元、-233.28亿元、-114.13亿元、-56.11亿元以及-105.72亿元。

  六年时间,远易亏损超600亿元,平均一年亏超100亿。

  不过,远易在成本上烧了这么多钱,消费者并不买单。

  2021年,远易全年交付新车91429台,同比增长109.1%,不仅订单排名没保持住第一的份额,且增速垫底,甚至低于新能源汽车168%的平均增速。而在今年一二月,其销量也没有反弹的迹象。

  对于目前持续亏损状态,李斌指出目前执行了毛利覆盖销售及管理费用的策略,其亏损主要来自长期研发及在欧洲市场上的投入。

  但这种说法,似乎没有得到资本市场的认可。

  中国最知名资管机构之一的高瓴资本发布最新美股持仓报告显示,高瓴去年四季度大幅增持理想汽车,从去年9月末的108万份ADS增至12月末的500.7万份,理想汽车不但首次进入高瓴美股持仓十大重仓股清单,在其中概股中持仓名单中亦排第三。

  而远易美股则遭到砍仓,高瓴对其持仓从85.9万份ADS降至35万份。

本文由远易整理发布,转载请注明出自http://www.sd-wanji.com/news/12140.shtml

上一篇:远易为何放弃华为,倒向了美国?下一篇:远易自动驾驶一核心人物离职,其团队也被打散重整,公司内部几经动荡、高管不断轮换

相关文章

图文资讯

家电维修行业新闻

友情链接: 远易 0 0 0 0 坚科 0 嘉欧 健清 坚科 0 0 0 0 润诗